•  

     今买了几张cd,全是很干净的声音,专心做音乐的人的声音。书店,徘徊了很长时间。拿了放下,放下,拿起。我不知道,谁的声音才是我所需要的。疗伤吗。激励吗。悲伤吗。清新吗...又或许,都不是。

     坐在空荡荡的房间,阳光洒在身上。痴了。一直问自己,这两天我,是否活着。两天里,做了选择,生活有的改变。两个人,变成了一个人。唱歌给我听的人是你。讲故事的人是你。装作很快乐的是你。流泪的是你。喊,宝贝的是你。去only的是你。当然,给我巴掌的人,也是你。

     结束了。我知道你大度的包容我,已经达到你耐心的极点了。而我,还要在走的时候,再给你撒把盐。现在,全明白了。你笑到了最后。在那一巴掌后,你才得到了释放吧。

     如果,这样你能好受。我,没什么。

     两天内,我也同样了揭开了另一个人的面纱。于是,我,后悔了。有点。也许,美好的东西只能远观,不能近邻。

     x,我们已经都过了为了爱情死去活来的年龄了。我不知道该已什么方式爱你。如果,一切都是假象。当我走进来后,才发现是假象,那么,我除了失望,就是离开。  

    Tag:
  •  

     来之前。去了趟老地方。这一次,我确定。那,被我丢弃了。这一次,是真的,不再回去。

     事实上,小年夜,发生了点什么。这个城市,在这一晚的热闹,不属于我。爸叫我去放炮,我只是说,都多大人了,还玩这。于是,爸一个人去,走前,我不忘喊了句,把我那份郁闷也放了。看完乱七八糟的电视剧,回到自己房间的那一刻,被吓到了。这个小城市,被烟火笼罩了,毫不夸张地说。雾蒙蒙一片,还飘着雪花。让我有点迷茫,是雾,还是烟。

     十一点五十,没能控制已久的欲望,还是发出了那条短信。给x的。一分钟内,回过来一个字,没。当手机震动时的那一刻,我笑了。充满幸福地傻笑。那一刻,我懂了。守着就好。无需其他的给予。今天,Y的生日。这一天,Y走了。其实,他的姓里没有Y ,只是我喜欢这样叫。Y,大方地走了。我想,这就是我赢不了他的原因。事实上,不太记得Y走时说了什么,只记得,我淡定地说了,再见。于是,这一次,他挂断了电话。L,没有消息了。也许她最近的生活有点糟糕。发短信给她,没有回复。很少见的情况,可我,只想往好的方面想。再怎么糟糕,应该也比我好多。我,几乎衰的贴地了。

     一觉醒来,心里空空的。以后,中午再也不会有一通电话,让我陪同去买小笼包。终于把那篇文看完了。我喜欢里面的这句话。走一段路,看个结局。就像花开花落一样。有的花春天开放,春天结束。有的花,春天开放,夏天盛开,秋天凋谢。而,我的花,从不见夏日的烈阳。

     午夜十二点,真的不是一个好时间。总有那么多的传说。昨夜的十二点,我卸下了面具,展现出女人最愚蠢的一面。

     这段时间,一直在做一件事。强求。强求一段错误的感情。强求自己不要跨出那一步。现在,一切都卸下。只是,没有一丝地轻松。

     手机安静地躺在那。就那样一直躺着吧,谁也不要打搅。事实上,不会有了。

     顺其自然,无须强求。只是,走一段路,看个结局。

     

    Tag:
  • 1.26

    2011-01-26

      所谓的小年。

      一大早,被烟火声惊醒。其实,早都无所谓过年这回事。也许,越长大,对节日的兴趣愈淡。像平常一样,生活。做自己的事,似乎没什么特别的。

      还是,没有x的消息。还是,在等待。我不怕X是否真的是别人口中那么不堪。不怕所有的语言是否只是谎言。不怕我是不是已把一颗心置入危险当中。其实,都不怕。只因为内心坚定的那部分感觉,只是感觉。真诚的味道。每一天,安静下来的那一刻,脑海里,会自然的跳出X的话语。L说,不现实的东西就不要进入。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所以,一直在撑着不要成为先进入的那个傻瓜。可,又有什么用呢,思想已不受控制。噩梦惊醒。安静充斥。抑或心空落落的时候,总想按下那个键,早已存放在电话簿里的号码,然后,拨出去,问远在异地的X,按时吃饭了吗。然后,装作没事,很自然地说,按时吃饭哦,嘿,我要忙了。拜。

      我不是一个靠爱情生存的人。只是,年末,让我遇到这样一个人。很会忽悠人。很会说。很多的秘密,近乎神奇。吸引我的不是这些。不想去探究他的生活。始终,一种欲望牵引着我。想,爱他,照顾他。曾经对于身处异地的男友,总会逼迫来看我,心情不好时,还会威胁。可,对于x,不急于距离的拉近。不急于和他生活于同一个城市,因为漫漫路程,想想是一种折磨。x没有钱,没有一整套完善的教育路程。但是他的成熟,他的懂事,是我十几年都无法学到的东西。

      这几天听,陈奕迅版的等你爱我。很多年前的歌了。当陈明唱出来的时候,对于爱,我不知。渐渐的,懂了很多。现在听这个版本,会更让我舒服。没有敢爱敢恨的那种强烈。爱成了一种享受。只有,舒服。一遍遍地回放....

      打算,去买一堆cd。然后把p4放满。曾经爱的。渐渐淡了的。现在爱的。从未倾听的。都买回来,用来,填满安静的那一刻。

    Tag:
  •       这是第一次,摆脱非主流的主宰

      打开屏幕,只做了一件事,搜索浮华的意思。浮华,一是华美、灯红酒绿、物欲横流,所谓温柔 富贵乡;二是浮躁、虚荣、自怜自恋、没有根底。 

     我想,我只算浮躁。

     如果,有一段浮华的生活。也不错。自怜,我有了。自恋,还未涉及。浮躁,有了。虚荣,谈不上。灯红酒绿的生活,还真想尝试一下。即便空虚,即便自欺,即便会留下后遗症。也是一种福。而,我,连这种福都尝不到。每天,三点一线的生活。很多时候,想去夜店泡泡。很多时候,想一走了之,一个人的旅行。很多时候,想买票,去那里,看一个孩子...可是,一切都只是很多时候,仅限于很多时候。不是所有。剩下的时候,只有无力。

     什么是最佳状态。什么是最佳时期。爱情,是不是只能存活于同一个地域。同一个层次。同一个水平。同一个世界。15个小时前,我放肆地说,“什么门当户对。什么工作了找有稳定工作的。什么所谓的不现实。什么同一文化水平。什么距离产生美....都给我死远点。”一觉醒来,这话依然清晰。是的,是我说的。说出这话,不代表幼稚。只是,被束缚的我们,有时候,需要不理智。需要放肆。一早起来,和妈又是一番争论。不谈自由,不谈谁对谁错。这两个问题,永远没有答案。我在他们看来,永远都是小孩,就是不能有感情自由。大人们看来,感情是什么,就是两个人过日子。我不反对,我支持他们说的。并且,不久的将来,我也会对着不听话的孩子说这些。

     回家一周多了。持续浮躁。考试信誓旦旦说的一切计划,就在我的颓废中消磨殆尽。我,真的需要一次旅行。离开这个不算大的大城市,开始一次放肆的旅行。其实,这早就成为一个梦想了。拖了很久很久....直到现在。火车,来返于家和学校之间,只为一两天的复诊。每个月十几敷的中药陪伴。然后,每喝下去一袋,意味着又一个希望被吞了下去。心里默默的说,多喝了一碗水,而已。我,只是用我仅剩的青春为曾经的无知买单。而,你们,在享受新欢。

     越来越对小说无兴趣。是越来越懒了,还是越来越无心境。现在想想,高中的晚上那么厚的一本书,是怎么打着手电筒在被子里看完的。佩服那时的自己。内心太过强大,也许越无知,内心越强大。  现在顶多一本期刊,就可以足以让我消磨时间。昨,买了本韩寒的独唱团。这是第二本,以为又出新的了。心想,韩寒真够强大,我行我素做到了极致。结果,买回来,仔细一翻,还是那本。在学校已经买过。只是,我压根就没看完它。甚至看见里面的文字,只有生疏的感觉。只有看见那篇,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。才意识到,这本书,曾买过。基本上,每个月有城市画报和别的一些文字陪伴,便足够了。

     我想,我得好好和自己谈谈。谈谈怎样由浮躁进步到,浮华。 

     

      

     

    Tag:
  • 要回去了

    2010-12-19

      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。该回去了。真是应验了那句话。该来的人来了,该走的人走了。

      在家呆的这段时间。还是荒诞了。早已想到的结果。可,还是挡不住逃避的诱惑。本想,过完元旦,再回去。很多的原因,不能再待着了。想想,该知足了。不过,孩子们,有一点,千万不要说我幸福,可以回家。我,宁愿腻在学校,一切顺利。也不想,身体不好,家中居。其实,每天的中药陪伴,就没什么了。只是,最近多了一项乐趣。我的“超级玛丽”。(^_^)

      时间真快,某同学也从遥远的异国回来了。而我,依旧过着与以前没什么区别的生活。不同的只是,离开了家。一年前,老地方,偶遇,那句“一场游戏,一场梦”。如今,依旧记忆犹新。那一刻,释然了。这一年的生活,真希望只是一场梦。而你的生活,应该是真的吧。关于你的消息,还是像以前一样。只是从旁人那里听到。而我的表现,依旧故作假装的淡定。不是因为你的回来,我依旧想念。不是。我说了,已然释然。我的惆怅来自于,对自己的同情。想想,小时候,你就是最强的那个。尽管你,我都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日子,然后,继续各走各的路。如今,你还是那个最强的。拥有你想要的新生活。而我,依旧,厌旧着。

      每天都有火车声,萦绕。

      今天,是我的那班火车。有很多的事等着我做。只想快点,完成。然后,回来。继续听不属于我的那班火车声。

       还有,真的希望身体快点好起来。做一个正常的孩子。

       借微微的话,希望,慢慢地,我可以爱上生活。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木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

      

    Tag:
  • 明年此时

    2010-12-14

     

      写文字前,先去看了看释。那个孩子。每一次,只有写在那的文字,总是最可怜,最荒唐的。我知道,只有释不会笑我。

      本来,这篇文字是可怜自己的。接了电话后,脑中一片空白。突然,也想喝酒。据说,喝醉可以说出很多不敢说的。几年前,很多次,总想尝试。只是,从未那么洒脱。只是专心喝酒,不管是否喝醉。不管喝醉后怎么回家。不管喝醉后说些什么。不管,什么都不管。一切,都有一个理由。

      打开豆瓣电台。今晚的电台似乎是给我设计的。第一首,不想想太多。于是,我拨通了电话。两声,压掉。没有勇气再等第三声响起。第二首,你不是真正的快乐。我知道,也许,今晚在某个时间,会做一个永远都不敢想的决定。然后去,不顾后果的丢人。此时此刻,血管快要崩裂,每一个细胞在跳跃。牙齿在打架。手指在键盘上,没有节奏的乱敲。也许,已经有很多的错别字,却,不知。这篇文字,与以往的都不同。似乎,在等什么。不,不是似乎。我很清楚,我在等什么。一切搞砸后,我清楚的知道,向来逃避的我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消失,很简单。只是,痛苦还是被自己一并打包带走。突然,后悔,刚才坐在路边的自己,手里没有一瓶酒,哪怕被路人当成被男人遗弃的坏女孩。这样,现在就不会被自己搞得这么大脑缺弦了吧。

      第三首,安静。响起。

      身体,依旧不停地发抖。这是上帝给我的明示吗,要安静。不要做荒唐的事。其实,我知道,我不敢。为什么不能再像以前那样,不顾任何结果,大胆地说点什么,然后,甩掉手机,管你什么回复。是,怕了。还是,老了。看着,被寒风吹的干涩的手指,不知道下一步,要敲出什么字。身怕,每一个字,被不经意间涂改为,“我想说....”然后就那样提交。直到,有一天,被某人看见,一笑,而过。

     第四首,小小虫。我也只是那只,小小虫吧。永远长不大。

     我想说,我再也说不出,“你丫的”。今天说了,只因,你还是对我于以前那个没有长大的孩子,我不在乎了,说就说了。不论怎样说,我还是那个小屁孩。所以,何必在乎一句。而已。

     彭坦,少年故事。

    “直到喉咙沙哑直到精疲力尽,

       梦一样的画面一样的情景怎么都说不清
       吹散弥漫在空气这是我们的电影”

     蓝莲花。每次,重新启程,都会听一首蓝莲花。只是,每一颗蓝莲花的盛开,都伴随着,一滴滴眼泪。这个,你,一定不知。女孩,预言了自己的结束。溺死于蓝莲花中。

       曲终。

      人散。

      意料之中,没有等到。

     我说了,我不敢。本能可以做的,只是默默地写点什么。然后,睡一觉。继续生活。一个人的生活。

      刘若英。明年此时。送给你。

    Tag:
  • 变得是我们

    2010-11-16


    一早起来。头闷闷的。想写点什么。一直,文字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很自然的东西。博客,只是我将这种自然的感觉释放的居所。现在,越来越不会写东西。文字,成了一种负担。想写。却不知道怎么表达。太多,觉得是废话。少了,放在微博就好了。于是,这里越来越少来。一段时间,甚至离开了这里,在网易建立了住所。本想是长久的,这里不会再来了。渐渐的,发现很难。所有的文字,没有看客。没有交流。只是一个人在抒发。很多时候,想回来。却又不知从何开始。不是矫情,这里让我太累了。写得多了,而且一直在重复一种调调,反复一种文字。会累。想想高中时的小日子。每天回家,都会来这写点什么。很自然的表达。每天都会有,谁也挡不住。妈,那时还以为我怎么了。天天回家只有一句话,你们先吃,我写点东西。写完了,才会舒服。谁挡着这种感觉不让释放,就会有争吵。那时,怎么也想不到,有一天,我什么都写不出了。文字成了一种负担。

      休假,回家。简单的生活。只是不想再重腐化的节奏。开始做做饭。一个人散散步。没事翻翻杂志。多半是城市画报陪伴我。看了很多的文艺青年。文艺青年,说真的,还属于本人的梦想呢。只是,遥远的不可能。累了,在城市画报里,寻找点梦想的感觉,觉得够了。最近,有看年年的画。收纳空白。书半年前就买了。看了一篇就放下了,一直放在书柜里,没翻过。昨盯着书架发呆,发现很多书都没怎么翻过。有时候,想尝试新的文学,于是买了一些从未接触过的文字。只是,有些文字不是那么容易吸引我。于是,又放起来。我一直觉得文字是跟着感觉走的,感觉是跟着不同的生活状态走的。所以,一时间不喜欢的东西不会强迫自己看下去。放在书柜里,等有了属于那本书的感觉,再翻它。插画,一直喜欢寂地的。她的书陪我走过了高中两年。那时,有相似的生活状态,同样的疲惫。现在依然关注她。只是从MY WAY5 开始就不再执着了。寥寥草草地,一本就那样被我翻过。没有多少东西在头脑里。可能是因为MY WAY5的主题是环保,引起共鸣的很少。年年的画,没有色彩。只是简单的线条,却能表达很多东西。只是,我看到的内心是很少一部分。看不透。也许就是这种模糊,让我一时很反感。相比,看到寂地的文字,图图。让我舒服很多。年年,还是朋友推荐的。不过,估计还是不会喜欢年年的作品。看不透。只是我现在的状态,是空白的。吻合与此书。

      夜晚,坐在窗台上看这座城市。想起一句话,电影中的台词。黑夜,静的仿佛在等待一根针的跌落。熟悉的窗台。熟悉的视角。熟悉的操场。熟悉的广播体操。熟悉的铃声。突然有一种冲动,于是拿出手机给好友发短信,我的眼前是咱学校的操场。好久,没有回复。我忘记了,大家都在忙碌。只有我,于此于景,将回忆翻出。身体里的血液开始倒流。胃里五味杂交。紧咬着下唇,尝到了血的味道。咽下去。继续翻涌。我讨厌回忆。讨厌重复尝试一样东西。讨厌看到总是那么一处景。每当这时,只有一种感觉,一切都没有变,变得只有我们。

    很多本能渐渐消退了。恋爱的憧憬。单纯追求理想的那股冲劲。渐渐都没了。不知去哪了。其实,我还没怎么享受爱情,不曾为什么奋斗过。最多只是为学业努力过。青年的那种冲劲,那种敢爱敢恨,一下子,没有发生,只是吹了一个泡,就破了。曾经迫切想回到过去,不想长大。现在,只想快点长大,快点走出这个刺激的,不适与我的年龄。即便等我的是多么庸俗,多么贫乏的生活。却想要,一份安逸。

    这篇文字,写得挺失败。写到最后,感情越来越稀薄。发了回呆,想得多了,越来越不知如何写下去了。甚至觉得这一切的感觉都是正常的,没什么,无需愤慨地写出来。最后还是吭哧吭哧继续写下来了。寥寥结尾。不怎么完整的一篇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木木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11.16

    Tag:
  • 下文

    2010-10-10

    我想,这只能是《不成文》的下篇。不算结局,只是中场休息。太多的琐碎,无法只用一个标语说清。我,想到的只是这个标题。下文。

    当一个人决定不再写东西,却又急于写点什么的时候,不是有什么还放不下。而是这个人除了拥有可怜巴巴地感情抒发点东西,不知道还有什么了。可以用可怜来形容。也可以用悲剧来形容。况且,已经有不少人果断地这样定义我的生活了。我只有笑而不答。因为,的确是这样。

    大雨。狂风。加之我空虚的内心。不知道是一副怎样的景象。这幅图应该很美,从抽象的角度来说。中午,躺在陌生的硬板床上,盖着不算厚的被子。蜷缩成一团。脑中一直在问自己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要让所有人对我置之不理。我清楚的知道,我在逃避。印象中,曾经的一次大逃亡是在高中。高二。消失于校园,不算太长的时间,只是一个星期。同学给我一条一体的短信,所有的都原封不动的在那。却始终没有按下回复键。我只是在逃避内心,没有具体的答案。没有人会懂。这一次,也是一样。不是相似,是相同。原来,在陌生的城市也可以逃跑,只要你想,不管多难,所有的后怕,就一分不值了。 很牛叉的道理。

    这一觉是最难过的一觉。那么不真实。那么冷。从身体到内心。还有多少的害怕。毕竟这也是疯狂的决定。那天早上。起床,刷牙,洗脸都不是一件迫不及待的事情时,我就感觉到,我会做点什么。我不会乖乖的重复往常的每一天。于是。我终于简单地拿了几件衣服,背上包,离开。大学就是大学,这样似乎没什么大惊小怪。至今,短信,为零。

    好多画面不自觉地爬上了我的头脑。点亮了我的记忆。

    几天前,苦苦哀求每一个曾经在乎的人,带我走。或者,我带他走。一条条短信,所有的回复都在意料之中。只是,情绪的变动多少还是有点。过客。都只是,过客。谁都没有错,没有自私的人,维护自己不是错。只是,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事。尽管口口声声地抒情,也只是一夜之间。就像喝醉了,随便说说,什么都不是。在认清了现实后,我知道除了自己,没有谁可以做什么。哪怕简单地陪伴,都做不到。突然,角色全都颠倒了。我,成了影响别人心情的祸害。还好,我还有仅有的自知之明。我,滚蛋。

    抱着仅剩的熟悉的杯子,泡一杯热茶。坐在陌生的电脑前,摸着陌生的键盘。记不清现在的面孔是怎样,已经懒得去看了。可怜的被自己毁了的面孔。什么都不剩。什么都不再有。极端的我,不知道还能再怎样想。连简单的物质,食物,都在每天盼望。还有什么精神,感情可言。什么都不记得了。我失忆了。过客,一个都不记得了。我只记得,我被遗失的那一处。

    一直阴暗的我,突然怕没有阳光落在身上。哪怕只是一刹那,让我看到希望。

        


    Tag:
  • 搬家了

    2010-08-20

       搬家了。

        真正意义上的丢弃这里了。不为任何人。在这,疲惫了。

       不该走的亲们,都走得差不多了。

        接下来,该我退出了。

        退出的不只是这里,还有整个故事。任何角色,都不适合我。我退出。

        继续,独来独往的生活。

       即便新家孤独的要死。

        亲们,保重。

         网易: http://melon163.blog.163.com/  

         木木

          2010·8·20

    Tag:
  • 锁碎·念想

    2010-07-03

    沉闷的天气,实在不知道要有一个什么题目诠释内心散乱的念想。

    渐渐的,来这的频率越来越少了。但,这永远都是第二个家。不是没有要说的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写出来。天天被在一个五人间的小小屋中,除了烦躁,偶尔莫名的欢笑,乱七八糟不真是的聊天。不知道,还有什么了。似乎,这里面,始终不会有感情。

    今天又要说些什么呢。情。月夜。还是,只是写写一个人的生活。写出来的文字,还是害怕的。过去的作家都有笔名一说。尽管我还未有这样的想法,只是在这写的文字,就只能让它放在这。其实,很想放在别处。人人。或是,QQ什么的。只是,那里,人多,杂乱。很多文字,避免被不必要的人看见,就罢了。不喜欢没事找事的感觉,尽管很刺激,像是在证明什么。或是,让大家看看,我的生活。亲们会羞辱一些混蛋,替我出气,为了让混蛋们看见。像是在说:混蛋们,我有给我撑腰的人。这样,又能怎样呢。还是要过去。只有在这。吐露心声。不管多变态,多阴暗。那一刻,总是最舒心的。就像,此时此刻。

    【生活·依旧】

    好久没听许巍的歌了。疏远了。对那个人的想念也淡淡消失了。就这样,让一切都很自然地变淡,挺好。一切未完成的,完成的许诺都不要再追究。不要再想谁还欠着谁,谁吃亏了,谁又赢了。毫无意义。

    三说,最近爱上了范玮琪的歌。而我,依旧徘徊。最近总是在听动漫歌。听不懂的日文歌词,只是在听一种感觉。可以不去碰触太销魂的音乐,也许怕吧。怕想起什么。怕后悔什么。怕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措。最近,亲们的生活,还算稳定。除了三的店还处于低潮,再的都还好。本人的生活,就不提了。老样子。不知道想要的生活,到底是不是真的努力就可以有。太多不确定的因素。就像此刻,宿舍的娃娃们回来了,安静一刹那被打破了。文字,突然艰难了许多。这个时候,总会想念在家的生活。安静地做自己的事。随时可以吐出内心的一切。每天怀揣着干净的心生活。以前,想写文字的时候,谁都无法阻挡我,妈总是为我的行为无法理解。现在,烦杂的环境,文字变得越来越没有方向。我该用无线上网了。叽叽喳喳的舍友,受不了。我承认,此时,我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。

    【迫不及待·离开】

    亲们都差不多回家了。一个学期又快结束了。每当这个时候,支撑我的只有一个理由,回家。今年,我是亲们中回家最迟的。变态学校。要让我们在这种桑拿天里多呆十天之久。我想除了淡定,接受。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本来的脾气在这被消磨得越来越薄。

    换宿舍。 本人没有意见。如果可以离开一些烦躁的人,事。再苦一点也没事。希望下学期,一切都变得干净很多。包括,自己。

    6·29

    生日那天。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过去了。收到了祝福。这就够了。只是,没有和家人过。还有twins,你有没有觉得生日其实可以就这样度过。无需蛋糕。狂欢。也许,是我老了。

    【士之耽兮尤可脱也,女之耽兮不可脱也。】

    最近,总是在注视别人的爱情。身边的太多,不想看,都难。看过来,看过去,都是一个样子。新鲜。热恋。折腾。吵架。低潮。分手。虽说很没有意思,但,我也是这样过来的。这是现在看着别人的爱情,觉得更真切,更乏味。越来越觉得草说得太对了,爱情,实是没什么意思。草,乃先知人也。古人早已知道一个道理。一旦爱了,男人总是可以解脱的那一个,而,女,不可脱也。脱。也需时间。

    每天的心情,都由一个人主宰。你最在乎的那个人。这个人,注定又是伤害你的那个人。着实,可怜。可,谁又能逃离看似简单的道理呢。很难。总是要在被噬咬了后,才藏起来,不敢再碰触。咬的多了,自然也懂了。于是,没有什么新鲜的心恋爱了,只想找个人,安逸地过一辈子。终老。于是,这就成了,真爱。到底什么是爱,无人能道清。也许吧。

    我想,我醒了。听妈的话,不再糊涂。曾经某天叛逆的想法该结束了。该为自己做点什么了。感情生活,该告此一段了。平静的,告辞。

    Tag:
  • 总有那么不协调的一段时间。有人欢笑。有人悲伤。有人顺利。有人遭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       这篇文字必定是愤世嫉俗的。它是这段时间以来,我黑暗内心的真实记录。

       生活的艰难,意味着什么。我体会到了。在此艰难的路上,无人援助,我更是吃尽了所有的白眼,冷漠。艰难就是这样一下子出现了。生活就是这样一下子落魄了。而我,就是这样一瞬间,醒了。

       钱也许永远是朋友,亲戚,恋人之间不能提及的敏感话题。在你穷困潦倒的时候。如果你有志气,那么,你永远艰难着,但,你获得了纯洁,你为自己挣了口也许不那么必要的气。如果你不是一个能挺的人,你开口了。借,意味着你低头了。那么你的形象毁了,这是必然的。但你也许成功了,你也许翻身了,同时你扔掉了你珍藏了很久的“面子”。

       我,这段时间,无穷无尽的在低头。借。我不怕说出这个字。而我,没有成功,没有翻身。只是,现世了。我不是一个拿一件事评价一个人的简单头脑的人。但,我很在乎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,那些帮助过我的和无视我的人们。我在乎,很在乎。也许,就在这个时候,会改变我对一些人,一些事,一辈子的看法。现在看来,确实改变了。也许,我是醒来最迟的那一个。

    在这个月的某晚。我又一次成功的做了一件SB才做的事。那时的原因是因为,我觉得我该帮他。可,现在看来,我不是错了。是当时在梦中做的那个决定。毫无意识。这个梦延续了很长时间,持续到第二天,我从银行出来,两手空空。是的,我将我的生活费几乎不剩的寄了。我本不想将这件事记录,因为我知道所有的评论,都将是一个字。傻。可,为了说明我为何要现世的同时,我不得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。哪怕,这很丢人。

       两天过去了。三天过去了。一个星期过去了。一个月过去了......人,杳无音信。

       我不得不承认我被骗了。尽管,内心还在虚弱地对自己说,“他,不会是这样的人的。”可,现实不允许我自欺欺人。当我把仅剩的饭卡里的钱打完的时候,我知道我不得不该借钱了。而,妈那面,我是不会要的。这一点,了解我的人应该清楚。可,结果,大失所望。

       我这是有生以来,第一次这样疯狂地借钱。为了,生计。

    (意料之中版)

    “xx,你忙吗。我想找你帮忙。”

    N久之后。

    “刚.....了,你说怎么了。”

    “想问你借点钱,我把钱借人了,没办法。你还有生活费没,能借点吗?”

    “哦,我刚逛完回来,也没了。”

    “好吧。没事。”

    ......

    (雷人版)

    “X,我是木头。你现在忙不,我有求于你”(在求于很多人后,我的语气已经很平和了。我的态度已经越来越不值一提了)

    “什么事”。

    “想问你借点钱。我把钱借人了,没有饭钱了。我知道你有,但看你肯不肯给我借。”

    “我是他女友。他都没钱给我花,没钱给你借。我希望以后你再不要联系他了。谢谢。”

    我很淡定地说:“对不起。我是没有办法。请你谅解。以后不会联系了。不用谢。”

      你丫的。我压根就不想联系,这不困难时期才迫不得已。整天电话被女朋友攥着的,我只能摆出一副高姿态。告诉她,我对你男友没兴趣。

    (混蛋版)

    (一)

    “打扰了。我这段时间生活有点困难,遇了点事,需要钱。你能借我点吗。”此时的我,累的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。借就借,不借就不借吧。

    “你有意思没。”

    “什么意思”。

    “你问你男友借去。我只是陌生人。”(我想恶心地解释一句,这位是曾经那个什么我,但我一直排斥的一位。所以,语气很恨我。)

    “......”

    我一点也不后悔,当初没选择你。

    (二)

    “你现在忙不。我有事说。”

    “你说吧。”

    “不是什么好事。我是来要钱的。我以前给过你几百。(他当时是我傻不嘻嘻爱的人)我一直没问你要。本来想不要了。可是最近出了点事,很难。希望你能给我点。有多少给我多少。”

    “出什么事了。”

    “一时说不清楚。你有了给我就行,就当帮我了。”

    “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” 从这句后,就消失了。

    你说我要不要谢谢你多关心地问我一句呢。还是该叫你一声,混蛋!是我有求于你,还是你这个混蛋该还我的没有还我。我今本不想问你要,我不是一个吃回头草的烂马。但,你一直平凡出现于我的博客。我才想起你。请你以后,别假猩猩的来我博客留下那几行可怜的文字。还得我删。还有,你的电话号码,问了那么多人才要上,只为了,钱。记住。现在看来,我挺欣赏你当初“潇洒”地走掉的那股“男子气概”。你走,是对的。真的。

    (伤心版)

    这个,我不想说了。真的很伤心。因为是最好的朋友,结果也只是在坚决的回答后。沉默了。也许,我在朋友面前,也只是没头脑给男人钱花的疯女人。

       我穷了。我穷困潦倒了。我缺失的不只是钱。还有,情。一直以来,我付出的情。都给错了人。过去的爱情。一直以来的友情。都错了。

    我相信我是这个世界上,醒来的最晚的一个。

       妈,你说得对。我真的很让人不放心。我做了太多让你出乎意料,始料未及的事。也许,在我不想做乖孩子的那一天,就应该和你沟通。告诉你,我可怕的叛逆。

    翻了一天的电话簿,也累了。删掉了所有的。只剩下,一栏。家人。

       我想现实。但,还不想现世。

    重新来过。

    Tag: